女人能征服什么?

  • 阅读消耗积分:0
  • 浏览数:1
  • 评论数:
  • 栏目:两性地带
撰稿: Maggie 专栏主持:石康

导读:
  

    我曾经对一个女友谈起我要一个人去欧洲的旅行计划,她生气地说:“你怎么一点责任也不懂,怎么就没想想带着我一起去?”
    事实上,我在等待她做出一点实际行动,表示她有一点“责任是相互的”这一种观念,她可预先看一看欧洲地图,计划一下合适的路线及费用,还可以攒一点钱,或是想方设法去做一点与此相关的事情,不用她说,我也会提出一起去,但我却没有看到她为此做过一点努力或尝试,我甚至怀疑她对去欧洲有无兴趣。她只是要求我对她尽责,事实上,那是女人试图通过爱来表现出的一点人性里的控制欲,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希望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后,让那男人去做到,这想法很可怜。
    有一句女性听来备觉响亮的口号可以概括这一类想法,叫做“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去征服世界”,实际上,运用一点逻辑就知这想法问题很大,女人最终征服的仍是男人,而不是世界。我们都知道,世界远比一个男人精彩得多,不幸的是,女人若不是亲自征服世界,她也很难享受到征服世界的过程,她最多会享受结果,而上台领过奖的人都知道,最好的事情已经在台下发生过了。
    台上只是一个总结性发言而已,它相当于一句话后面的那个句号,我不认为那里面有多大的享受,甚至觉得有点多余。
    每当我拒绝姑娘的这一类建议或要求时,她们都会气愤地说我不爱她,呵呵,我当然爱她,只是不喜欢她那一类建议与要求,我拒绝她是在提醒她,她的要求不合理,委婉地指出这一点,正是表示我对她的尊重,其实我理解那姑娘的想法,她因能力有限,所以特别地重视那一颗全心全意爱她的心,她觉得,有了那颗心,别人就理应为她做所能做的一切,因她觉得若是换成她自己,她也会那么去做。
    她高估了自己的爱心,事实上,她与我一样,并不会为我去做一件她不想做的事情,更不用说一切。
    就像我认为她应当做成某事她没有做成一样,多数时候,“换位思考”与“以己度人”很难分清,在具体生活情境中,我们只宁愿相信对我们有利的那一种换位思考,虽然事实总是提醒我们,我们的想法有问题。
    爱心方面,我以为,拥有一颗百分百的爱别人的心,必伴随有百分百的爱别人的能力与实际举动,不然那颗心就很值得怀疑,那些没有爱的能力而只有一颗爱心的人,非要到吃尽辛苦,获得那能力的时候,才能理解我说的话,而一个人若要获得能力,非得对自己狠一点才能办到。
    不幸的是,据我多年观察,那些能力弱的人恰恰是对自己很好的人,他们只是对别人有点狠,他们总认为自己的劳动最累,而别人劳动很轻松,从来没想过自己也去试一试那种轻松,最终,他们只有很好的想法,却无实现想法的执行力,而他们的想法往往是空中楼阁,总是建立在对别人的依赖上,最初是对父母,然后是情人,接着是对婚姻中的伴侣,最后是对孩子,他们中运气不好的,就会产生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别人都不好之类的悲观想法,他们完全忘记了,其实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——你对别人尽一分责,才有机会赢来别人对你尽责的机会,不然,别说是计较那回来的责任是一分还是五分,你多半连别人对你尽责的机会都赢不到——他们的哀鸣在我听起来有点刺耳,我很能同情,却不能同意。

条评论

热评资讯

热门标签